访李俊峰——海上风电发展亟待理顺关系

海上风电发展亟待理顺关系
可开发海域面积或不及内蒙古一地,需建成一批试验示范项目进行验证

        5月30日~6月1日,由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产业工作委员会和上海市国际展览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 “2012上海国际海上风电及风电产业链大会暨展览会”将在上海举办。尽管目前国内风电市场处于调整期,但国际上海上风电主流整机、安装运输、运营维护等厂商继续看好中国市场,促使展会规模再创新高。

        如何扎实有效地推动我国海上风电有序发展,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长、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改善能源结构、保障能源安全和应对气候变化出发,还要大力发展风电。我国海上风电正处于发展关键时期,不能坐而论道,要从环境、政策、体制机制等方面,协调理顺关系,解决实际问题,实现突破。
    
        靠项目突破推动发展

        继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项目之后,去年底,龙源电力在江苏如东建成了全国规模最大的海上风电场,成为全国首座大型海上潮间带示范风电场。这是目前我国仅有的两个已建成投运的海上风电项目。

        根据去年7月份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海洋局联合制定的 《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规定,海上风电场原则上应在离岸距离不少于10千米、滩涂超过10千米时海域水深不得少于10米的海域布局。

        “目前为止,规定的离岸10千米、水深不得少于10米的海上风电项目还没有建成。”李俊峰表示,东海大桥项目位于东海大陆架内缘,水深7~8米,如东项目位于海上潮间带,两个项目都有一定的示范意义,但海上风电项目要取得实质性突破,还需要建成离岸更远的风场,来发现、验证、解决问题。

        目前,海上风电项目跟陆上风电项目相比,技术上已无壁垒,但在环境影响、气象条件、海洋规划和海域管理等方面则更显复杂。到目前为止,第一轮海上风电招标项目仍没有实现落地。“所以,要想实现海上风电突破式的发展,坐而论道是没有用的,需要做出一批有代表性的试验示范项目。”李俊峰说。

        “十二五”风电发展规划也要求,通过示范项目建设带动海上风电技术和装备的进步,为海上风电大规模建设打好基础。在重点开发建设河北、江苏、山东海上风电的基础上,加快推进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和海南等沿海区域海上风电的规划建设,到2015年,实现全国海上风电投产500万千瓦,在建500万千瓦。

        不过,沿海各省市的积极性则远高于此。据了解,上海、江苏、浙江、山东和福建等省市已提交了各自规划。

        我国沿海由北至南列入规划的海上风电项目总计约有24个,总装机容量甚至超过2500万千瓦。

        “海上风电发展也需保持理性,一方面成本高,另一方面可开发资源也有限,受可开发海域面积的限制,全国沿海可开发海域面积可能还不及内蒙古一个地方大。”李俊峰表示。
    
        让市场选择过剩和不过剩

        近年来,国内风电设备制造能力出现盲目扩张,引起了各方关注。今年,政府再次提出预警,会不会对风电发展造成影响?对此,李俊峰认为,根据过去情况看,应该影响不大。

        “前几年,有关文件也提出过防止风电产能过剩,但是,市场扩容没有慢下来。我们注意到,直到去年风电装机新增1800万千瓦,与2010年相比几乎没有增加,说明市场达到一定饱和度以后,已开始自行控制。”李俊峰告诉记者。

        2009年9月26日,国发[2009]38号文转发 《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要求严格控制风电装备产能盲目扩张,鼓励优势企业做大做强。

        当时的统计数据表明,2008年底,我国已安装风电机组11638台,装机容量1217万千瓦。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的最新统计,截至2011年,我国累计安装风电机组45894台,装机容量约6236万千瓦。

        “可以看出,过去的干预实际起到的效果也不明显。”李俊峰认为,市场有其客观规律和内在的逻辑关系,过剩不过剩,应该由市场去选择,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会根据市场变化做出各自判断,资本都是趋利的,有空间就会去抢占,过剩了,就会主动调整或遭淘汰。

        近日公布的国内主要风电设备上市公司2011年报显示,龙头企业业绩继续下滑。整机制造商中,金风科技2011年净利润6.07亿,比上年下降73.5%;华锐风电净利润7.76亿元,同比下降72.84%。国外厂商也没幸免,维斯塔斯的财报显示,2011年该公司净亏损1.66亿欧元 (约2.2亿美元),为2005年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

        风电遇到的挑战,企业有其判断。

        金风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武钢表示,行业在经历了价格竞争后,将逐渐回归理性,质量、技术、服务、赢利模式的创新和差异化竞争策略将成为新一轮竞争的重点。

        “根据市场变化,企业随时分析调整,反应越快就越主动,越能适应竞争。”李俊峰认为,对于符合产业发展方向的,不要去禁止,也没必要去过多干预,政府应该做好预警和引导,“可以多发产业预警报告。”